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只為看雪

時值春節放假,拖著疲憊的身軀,我帶著行李從學校回到了家鄉。正趕上深夜,火車站外寒風刺骨,卻圍滿了好多拉客的計程車司機,這種時候,上計程車就如同一塊肥肉放在案板上等待著廚師來。我看了看手錶,距離天亮還有將近5個小時,於是便來到火車站的候車室,準備等到天亮時乘公車回家。
  
  深夜裏的候車室裏並無多少等車的乘客,空空蕩蕩的大廳顯得格外冷清,不時有幾個睡眼惺忪的工作人員邁著疲憊的步伐做著機械的工作,我就準備坐在板凳上聽著音樂看小說侯到天亮。
  
  不多久,我身邊來了一個中年男人,帶著一個小女孩。男人的身上背著一個又大又舊的包,似乎很久都沒有洗過,他的頭髮蓬鬆,膚色黝黑,身上的衣服很單薄,顯然無法抵禦這寒冷的氣溫,嘴唇被凍得發紫,眼神中透著樸實與憨厚。見我不停地看他,他也沖我笑了下,就坐了下來,這時我才注意到他身邊的小女孩,大約十來歲左右,臉色有點蒼白,也很瘦,不過那一雙閃亮的大眼睛卻很有神,專注地看著周圍的一切。
  
  那中年漢子用一口濃重的南方口音問我時間,聲音很沙啞,看樣子已經十分疲勞了。這深更半夜的,我的眼皮也在不停地打架,突然覺得一陣困意襲來,便不由自主地閉上了眼睛。
  
  不一會,一陣吵雜聲讓我從夢中驚醒,睜眼一看,發現身旁的中年漢子手忙腳亂的,那個小女孩表情痛苦地哭著。由於不知道怎麼回事,我也只能在一旁看著,只見他從包裏掏出一瓶藥讓小女孩吃,我趕緊從自己的包裏掏出一瓶礦泉水遞給他,小女孩服藥後漸漸停止了哭泣,不一會就躺在中年漢子的懷裏睡著了。看樣子小女孩的身體情況不大好,我忙問怎麼回事,不想這位漢子突然壓著聲音哭了起來。
  
  和他的交談中我才得知,他們來自廣西省北部的小山村,一家人都是樸實的農民,小女孩剛出生的時候,母親就因為難產大出血去世,不幸的是小女孩又得上了先天性心臟病,如今已經到了生命的最後時期。
  
  這又是一個不幸的家庭,每天每時每刻,都有數不清的厄運降落到這世界的許許多多角落,讓我們這些平凡的人承受不起,面對此情此景,我覺得自己唯一能做到的就只有同情了。
  
  男人的眼圈紅紅的,不知道他在暗地裏已經流了多少眼淚。但我不明白他們千里迢迢地來到這裏是為什麼,男人望瞭望懷裏靜靜睡去的孩子告訴我,這是孩子的夢想,她要到北方來看雪。
  
  就是為了看雪?男人見我有些疑惑的眼神,告訴我,在他們家鄉一年四季是見不到下雪的,孩子從小就在語文課本上講訴北方的冬天和美麗的雪花,如今生命即將終結,她唯一的夢想就是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看一看漫天飛舞的雪花,讓生命不再有遺憾。
  
  我的心不禁顫抖了一下,這是多麼純真樸實的一對父女,面對生離死別,他們用一個美麗的願望來詮釋生命的可貴,縱然生命已無法挽回,但是他們的執著足以感動整個世界,此刻,我覺得這對父女不再是那麼柔弱,他們有著堅定地信念,他們有著追求高尚精神世界的人生觀,我覺得心裏暖暖的。
  
  可惜這裏今天沒有雪,我問這個男人打算怎麼辦,他告訴我他們已經由南往北輾轉了好多個城市,不巧的是都沒趕上雪天,今天他們聽了天氣預報,說白天阜陽會下雪,他們準備坐早上的火車北上去阜陽,如果再沒遇上雪,他們就繼續北上。
  
  我在心裏默默地為這對不幸的父女祝福,我沒有多少能力去幫助他們,就把包裏所有吃的都給了他們,和這個堅強的父親一直聊到了天亮,直到列車即將進站,我把他們送上了車,透過車窗,他們使勁地向我揮手。
  
  我掏出手機給住在阜陽的外公打電話,問那裏的天氣怎樣,外公告訴我從大清早漫天就開始飄起雪花,而且越下越大……
返回列表